跟耶倫學宏觀經濟學研究 — Hysteresis

今個星期Byron在《免費早餐》會用兩篇文章,簡介儲局主席Yellen最近一篇有關她對宏觀經濟學的未來研究方向的演稿。鑑於這個題目相當重要且有趣,我亦會在本週寫幾篇文章來為詳細地了解Yellen這篇講稿的內容,及特別是當中所提及的一些研究,及這些研究的啟示。

但在一切開始之前,先為各位介紹Yellen這次演講的背景。這是Yellen在出席波士頓聯儲銀行的年度經濟學研討會時的演講,要為特別的是今年為這研討會第六十屆,亦可能因此今屆的講者名單亦頗為強勁。研討會的主題為《The Elusive “Great” Recovery: Causes and Implications for Future Business Cycle Dynamics》,有份主講的包括Robert E. HallAlan B. KruegerJ. Bradford DeLong等名教授,而參與討論的學者亦包括Olivier Blanchard、Gregory Mankiw、Peter Diamond、Laurence M. Ball等明星宏觀經濟學者,不少論題都相當具前瞻性,各位可以到以下這波士頓聯儲銀行網站,細閱各篇研究論文。

60th Economic Conference

Yellen的演講為午餐Keynote,題目正是《Macroeconomic Research After the Crisis》,討論的就是金融海嘯後宏觀經濟學可以向哪些方向作更多研究,從災難中學習。以下次該演講的片段Youtube:

甚麼是Hysteresis?

誠如Byron在《跟耶倫主席學經濟》一文中指出,Yellen在演講內提出四個重要的宏觀經濟學研究問題,在這裏我會先詳細討論第一個問題—「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先看看耶倫的說法

…Are there circumstances in which changes in aggregate demand can have an appreciable, persistent effect on aggregate supply?

Prior to the Great Recession, most economists would probably have answered this question with a qualified “no.” They would have broadly agreed with Robert Solow that economic output over the longer term is primarily driven by supply–the amount of output of goods and services the economy is capable of producing, given its labor and capital resources and existing technologies. Aggregate demand, in contrast, was seen as explaining shorter-term fluctuations around the mostly exogenous supply-determined longer-run trend. This conclusion deserves to be reconsidered in light of the failure of the level of economic activity to return to its pre-recession trend in most advanced economies. This post-crisis experience suggests that changes in aggregate demand may have an appreciable, persistent effect on aggregate supply–that is, on potential output…

Byron的「翻譯」如下:

教科書的看法是河水不犯井水,宏觀經濟的需求跟供應互不干涉。總體需求包括消費、投資,受貨幣政策影響之餘,亦為政府稅收開支左右。總體供應,指的是生產力、科技水平、人力資源等,決定了一個經濟可以生產出多少東西。例如量化寬鬆寬到某個地步經濟仍未有起色,就要懷疑是否供應方面出了問題。

耶倫看法冇咁簡單,認為有所謂「滯後」情況存在:消費、投資疲弱,造成失業令有心有力的工人投閒置散,一技之長漸漸生銹,更甚的是失去了工作意志,成為社會負累。同時企業又不敢大力投資,技術研發停滯不前。

經濟學界的研究實際上是怎樣說呢?首先,我們要知道上述這情況在經濟學術上被稱為Hysteresis,以我所知是由物理學借來的用字,在下文我會以「衰退後遺症」(或簡單「後遺症」)代為稱之。

而要更為了解「衰退後遺症」這現象,我們可以細閱Yellen引述其中一份研究,這份研究為重量級宏觀經濟學家Olivier Blanchard及Larry Summers,加上IMF的首席經濟師研究助理Eugenio Cerutti (下稱Blanchard等)合著的論文《Inflation and Activity – Two Explorations and their Monetary Policy Implications》 。

這篇文章要討論的題目,就是歐美經濟在金融海嘯後,增長明顯無法回到衰退前的增長趨勢,但這個情況在各地經濟的歷史中,是例外或是常態呢?

hysteresis-fig-1

研究整理23個先進國家自1960年以來的經濟增長數據,觀察衰退過後會否經常出現「後遺症」。研究顯示,60年代至2010年期間計有122次衰退,而為確保數據有效反映後遺症問題,Blanchard等會先排除衰退出現前兩年的經濟數據,以免經濟增長的趨勢受泡沬問題扭曲,而如果衰退前的增長是與不尋常信貸急增(例如債務對GDP比率年增長達10%)同時錄得的話,就會排更多年度的經濟數據。之後他們就會利會排除了的兩年(或更多)之前的四年數據(即T-6至T-2)推算經濟增長趨勢,並以之與衰退後的增長趨勢作比較。

簡單的圖解如下:

hysteresis-fig-2

圖中藍綫就是利衰退前六年至衰退前兩年的增長趨勢延伸山來的「假如無衰退經濟增長估算」,黑綫則為實際出現了的經濟增長。如果經濟出現「衰退後遺症」的話,就會出現上圖黃色的區域。而如果衰退後該經濟不單無法補回衰退帶來的「打擊」,甚至令衰退後的增長愈來愈慢,黃色的區域會愈來愈闊。

到底近50年來,實際出現在全球經濟的景況為何呢?

老是常出現的衰退後遺

簡單而言,Blanchard等的研究顯示,在多個先進國家都發現有出現「衰退後遺症」(Hysteresis)的情況,而情況都頗常見。下圖為美國自1960年的增長趨勢,圖中黑色虛綫則為多次衰退前的經濟增長原有趨勢,可以見到多次黑色虛綫較代表實際經濟增長的藍色實綫為高,即是說「後遺症」的問題不時出現。

hysteresis-fig-3

相似的情況亦可見於葡萄牙之上:

hysteresis-fig-4

另一個觀察有否「衰退後遺症」的方法,就是觀察衰退後的Output Gap,即是將衰退前的增長趨勢減去實際增經濟規模數字,如果Output Gap為正數,亦即是衰退後經濟未能回歸原先的增長走勢,換言之錄得「後遺症」。

Blanchard等計算Output Gap的方法,是將原先的經濟增長趨勢推算出的經濟增規模,減去衰退後第三至第七年的平均經濟經濟規模,得出正數Output Gap就傾向顯示有「衰退後遺症」。下圖為Blanchard等的研究結果,四格顯示的為在不同調整數據方法下,Output Gap的分佈,可以見到在不同數據調整方法下,正數的Output Gap都為最多數出現的結果。

hysteresis-fig-5

按照Blanchard等的計算,在他們的數據中高達70%的衰退後都出現正數的Output Gap,而33%的衰退更出現Output Gap愈來愈闊的情況,即是「後遺症」不但令經濟無法補回衰退的打擊,更令經濟的增長速度較衰退前更慢,經濟規模與衰退前的趨勢愈來愈遠。

衰退後遺真係老是常出現?

重要的問題來啦,之前所述的數據真的反映「衰退後遺症」嗎?

Blanchard等指出,衰退理論上可以帶來上述的後遺,例如衰退令大量勞工完全退出勞動市場,這會影響自然失業率;又或者衰退令棊減少投資及科研,令經濟的生產力增長趨勢下降,亦可部份解析後遺症。

但Blanchard等都指出,這些理論都不能在實證上充分解釋後遺症的情況。更難解析的是衰退後出現增長率較之前更低的情況,亦即Output Gap愈來愈闊的情況,因為這厘論上只會當經濟的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增長率亦永久下降才會出現,而數據反映的增長率下降幅度太大,TFP增長率下降這理由難以解釋大部份個案。

這就令Blanchard等猜想是否有其他因素令「後遺症」出現,其中一個合理的理由就是部份衰退不是由需求減少造成,而是由供應因素引致,例如油價急升,而實質薪酬普遍在短期難以改動,就可能可引發衰退;另外,亦可以因為金融系統出現流動性問題,導致短期的金融崩潰,都可令生產減少,帶來衰退。

Blanchard等的研究因此要作進一步的研究,試試觀察在供應因素引致的衰退出現「後遺症」的機率有否不同。數據顯示,與油價急升同時出現的衰退,有高達90%會錄得「後遺症」,較一般為高,而76%更是錄得Output Gap愈來愈闊的情況。而與金融危機相關的衰退中,有83%會出現「後遺症」﹐並有35%會出現Output Gap愈來愈闊的情況。

hysteresis-fig-6-png

這些數據反映,有可能衰退後的經濟規模未能追回原來的經濟增長趨勢,只是因為供應層面的因素有所改變,亦即是沒有甚麼「後遺症」的問題。Well… 可惜是這個仍不是完整的答案。

看過簡單的供求關係圖的朋友都會知道,需求引致的衰退會與價格下降同時出現,而供應所致的衰退則會引致價格上升,所以Blanchard等就再以衰退時物價上升或是下跌來再劃分衰退是需求或是供應所致,並再作分析。

500px-supply-and-demand-svg

結果發現,一方面物價上升的衰退後有73%機會出正數Output Gap,這與上幾段的內容一致;但另一方面,物價下降的衰退亦有63%機會出現正數Output Gap!簡而言之,需求引致的衰退在三分二時間都會出現「後遺症」!

所以「衰退後遺症」可能真的是老是常出現的!除非…

Blanchard等指出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可能我們一直將因果倒轉,增長趨勢放緩為因,衰退為果,即是經濟增長的空間漸漸減少,令居民減少消費、企業減少投資,最終引致衰退。這個理論與Robert Gordon提出經濟長綫增長愈來愈慢的理論一致,所以絕非全無可能。但可惜,此研究無再在這個議題上作探討。

Econreporter營運需要你的支持
唔介意就請幫手Share此文。
可以的話出資100元資助一下本網就更好啦。

➥ 支持EconReporter!

Read previous post:
伯南克談聯儲局推負利率的可行性

Close